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in /var/www/html/fongyuan/env.php on line 104
奉元書院
載入中...
 
  
2018-10-17 星期三
 
今日開館時間
 
< 電子報第12期
 
【奉元新語】從《朱子家語》看台灣的訃聞
文 / 宋光宇
 宋光宇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海峽兩岸交流二十年,到過臺灣的大陸人士普遍的認為中華傳統文化在臺灣保存得比較完整。在臺灣的人卻不一定會這麼想。也許在形式上如此,稍稍仔細深究,立刻發現距理想中的傳統文化頗有一段距離。


喪禮是傳統文化中的重要部分。理論上,它應該是保留傳統文化成分最多的地方。事實不然,它是變異最大的地方。只是保留外表的形式,在內容上,差異甚大。「訃聞」是最常見的喪禮文化,用一封簡單的信函,報知親朋好友:「我家有喪事。」可是,用代表傳統喪禮的標準本《朱子家禮》來看現在臺灣的訃聞,就看到各種怪異的現象。總體說來,就是一個「亂」字。以下,就用幾張錯得較多的訃聞,一一說明此中亂象。


一、標準本:《朱子家禮》的訃告


在《朱子家禮》卷四提到,家中的主人過世,第一件事就是「立喪主、主婦」,也就是設立主持喪事的人,通常是由亡者的長子為喪主,沒有長子,就立長孫承重任。負責祭祀奉饋。


亡者的妻為主婦,她由於哀傷欲絕,就不需要做什麼事。


至於事務方面,在家族子弟中,找一個知禮、能幹的子弟為「護喪」,相當於現在的「總幹事」。其他辦事的人員包括一位負責招待來賓的「主賓」,一位負責贊禮的「相禮」,一位負責文書的「司書」,一位管總務和賬目的「司貨」。


由護喪的總幹事與「司書」負責發訃聞,通知親戚、同僚和朋友。如果家的規模不大,主人自己發訃聞,那麼只要發給親戚就可以了,不需要發給僚友。這時候跟朋友的往來問候、應酬的書信,都要停止。有人用書信來弔唁,主人要在停止哭泣之後,恭敬的答謝。


《朱子家禮》所記的訃聞形式相當簡單,如下:


某親某人以某月某日得疾,不幸於某月某日棄世,專人訃告


                        月    日   哀子某人泣血


這份訃聞很簡單。只是告訴親朋好友同僚等人,我家的某人過世了。接到訃聞的親友就會前來弔喪。古人由於安葬是件大事,要找一塊風水寶地,往往要等上很多年。等到正式要出殯時,再發通知。可是到了現代,不再等風水師找寶地,而是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出殯,於是就要加上出殯的日期、地點,敬請親朋好友同僚屆時能夠前來拈香致祭。這才是現代訃聞真正想要表達之處。於是在內容上就變得複雜,加上許多現代人認為是必要的內容,可是在寫法上卻花樣百出。一旦發生變化,就會有不少自以為是、自作主張的地方,就不合於傳統的禮制。有些稱謂就錯得離譜,可是大家習以為常,也就見怪不怪了。收集了一些現代的訃聞,仔細讀之,很少看到一張完全合於傳統禮制的訃聞。


寫訃聞是屬於應用文的範疇。一般大學中文系不會重視應用文這一領域,尤其是訃聞,更缺乏學術的關注。任由地方上那些從事殯葬禮儀的業者信口開河,隨便亂講,社會大眾也搞不清楚誰對誰錯,於是就亂成一團。本文企圖藉由《朱子家禮》為標準,來檢視現代訃聞的種種不合理之處。


二、現代的亂象


例(1) 院士的訃聞



這是中央研究院院士石璋如先生的訃聞。石先生是安陽發掘工作的元老,也是最後一位辭世的長者。他在逝世之前,把畢生奉獻的安陽考古工作中,他所負責的「小屯村宮殿區和墓葬區」發掘報告全部整理完成,不假後人之手,而後安詳離去。是學術界中少見的「修成正果」。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為他辦理了隆重的喪禮。印發非常精美的訃聞,用紫紅色燙金的封面,看上去非常高貴氣派。當我們用《家禮》為標準來檢視這張訃聞的時候,就發覺有不少可以討論的地方。茲條列如下:


1, 顏色


石先生高壽一百零四歲。根據臺灣現在流行的習俗,認為享壽七十以上是喜喪,訃聞用紅色或粉紅色。石先生雖是河南人,史語所在為石先生發訃聞時還是依從臺灣的習俗,選用紫紅色的紙張,燙上金字。其實,喪事稱喜喪和訃聞用紅色,都是不對的。喪事就是喪事,何來「喜慶」之意?既然不是喜慶,又怎能選用紅色?白色才是正確的選擇。


2, 亡者的稱謂


在訃聞的開頭稱「顯考」,是不妥當的。能稱「顯考」必然是下葬之後,返家立了神主牌,完成「點主」的儀式,正式加入「祖宗」的行列,方才可以稱「顯考」。在沒有入土、點主之前,只能稱「亡父」、「先嚴」。


3, 護喪妻


在《家禮》中說,亡者的妻子是為「主婦」。「護喪」是指主理整個喪事的總幹事。這十年來,臺灣那些為人辦喪事的「葬儀社」或「禮儀師」發明了「護喪妻」這個古怪的名詞,以取代原先的寫法「未亡人」。認為「未亡人」太沒有人性,帶有古代殉葬的意味,不符合現代男女平等的精神,於是才有「護喪妻」這怪名詞。


這種變化是有深層的意涵。以前會有「未亡人」這種自稱,表示夫妻的感情非常濃厚。像元代管道升的那首〈我儂詞〉,把夫妻之間的那種親密濃情描寫得淋漓盡致。她的丈夫趙孟頫看了之後,不得不打消取妾的念頭。在這種夫妻濃情的情況下,一旦有一方先行離去,活在世上的一方必定會感到痛不欲生,很自然的會產生「跟他走」的念頭。只是目前由於家人的羈絆,還有俗事纏身,一時還走不了,才會有「未亡人」這個自稱。意思是說:「你先走一步,我等一下就來。」現在社會由於女權意識和人權意識高漲,「情」這件事逐漸淡薄,夫妻關係也就慢慢的轉化成法律關係、朋友關係、伙伴關係或純粹的肉慾關係。當有一方先逝,另一方也就沒有那麼心痛,有餘力可以去管喪事的大小事務,方才出現「護喪妻」這個怪名詞。簡單的說,「護喪妻」至少意味著夫妻之間「情不深,意不濃」,貶抑的意思居多。這張訃聞用「護喪妻」,是對石師母的大不敬。


一般人是不會想得那麼多,也沒讀過《朱子家禮》或《家禮大全》之類的書,聽憑葬儀社、禮儀師擺布。當禮儀師說用「護喪妻」這個自稱時,覺得不錯,很典雅,也就同意採用。殊不知「護喪妻」這個名詞是不合禮的,也不合情。如果真的覺得「未亡人」這個名詞不好,改用「主婦」就好了。


4, 孝男


二十年前,在臺灣亡者子女的自稱都是「不孝男、不孝女」,現在改稱「孝男、孝女」。不管是「不孝男、不孝女」或是「孝男、孝女」,出現在訃聞上,都是不對的。


《家禮》提到一個基本的觀念:「按禮,喪稱哀子、哀孫,祭稱孝子、孝孫。」發訃聞的時候,是在「喪」的階段,不能自稱「孝男」,只能稱「哀子」。只有等到完成喪禮,神主牌經過「點主」儀式,進入祠堂之後,舉行祭祀的時候,方才可以稱「孝男」。至於「不孝男」也是多此一舉的事,大概是清代的遺風。


一般訃聞會寫「孤子、哀子、孤哀子」這三個自稱。現在的禮儀師把它當成是真正的傳統稱謂,其實也是有問題的。在《家禮》中就提到:


「而書儀于父亡稱孤子,猶母亡則稱哀子,父母俱亡則稱孤哀子,不知何所據也。凡禮中所言孤子,如室及不純采之類,皆謂已孤之子,非謂所自稱也。而鄭氏禮註亦云,三十以下,無父稱孤,明乎此,三十以上,不得為孤也。今既行古禮,父母喪俱宜稱哀子。然世俗相承已久,恐卒難變,或欲隨俗亦可。 」


在更古早的禮法中,「孤子」是指早已沒有父母的人,「哀子」是指剛剛失去父親或母親的人。朱熹是南宋時代的人,在他那個時代,社會上已經用「孤子」來稱父親已逝的人、「哀子」稱母親已逝的人。朱熹也只好從俗沿用。只是他在《家禮》中特別註明其中原委而已。這種改變連朱熹都改不回來了,後世的禮儀師當然也就跟著亂下去。亂久了,約定成俗,就變成是正確的事。


5, 設奠家祭、公祭


訃聞上說,謹擇於中華民國九十三年四月六日(農曆閏二月十七日)星期二假該館景行廳上午八時設奠家祭,九時公祭。在這裡,弄不清楚何時為「奠」,何時為「祭」。


從死亡到安葬這段時間的儀式都稱之為「奠」,安葬之後,完成點主儀式,正式加入列祖列宗的行列之後,所舉行的儀式稱之為「祭」。在訃聞上,只能說「家奠」、「公奠」,不能說「家祭」、「公祭」。


例(2)



這一張訃聞的問題如下:


1, 顯妣李媽王氏


「顯妣」跟上一例的「顯考」一樣,由於還沒有安葬、點主,不成為祖宗,就不能有這樣的稱謂,只能寫「先慈」。


臺灣人很喜歡用「媽」這個稱呼,特別是「媽祖」,成為臺灣社會的主要神明之一。輩份高、名望重,又很有影響力的女人,常被稱為「媽祖婆」。於是,大家就不覺得在訃聞中用「媽」這個字有什麼不妥。其實,自古以來,在正式的稱謂中,都用「母」這個字,而不用「媽」這個字。「母」的象形文字就是女子的乳房,是指餵你吃奶的人,也就是把你養大的人。而「媽」是从女馬聲,意味著「一個像馬一樣工作的女人」,就是指「老媽子」或「婢女」。因此,在訃聞上用「媽」這個字,就把「母親」的地位貶成了「老媽子」。也許符合生前的實景,但是出現在訃聞上,就顯得太殘忍了點。


2, 發引


在古代,棺木是很重的東西,要用三條皮革把它綁住,載在車上,牽拖出去。一方面有捨不得的意思,用皮革做成的繩子來牽住;一方面是不得不讓它出去,牽拖一段路程之後,實在不得已,只好拉出去。古字作「發靷」,現在很少有人用「靷」這個字,簡化作「發引」。意思也有所不同,直接就是「安葬」的意思。


3, 子孫輩分排列不清


在例(1),具名的子孫在輩分的排列上很有秩序,輩分最高者排在最高位,每低一輩就要低一格。例(2)就完全平行排列,不顧輩分的高低,這是不對的。正確的排列是反服父排得最高,杖期夫低一格,哀子、哀女這一輩的人再低一格,孫輩又得再低一格。沒有了輩份,也就沒有了次序和倫理。這種排列方式代表著臺灣社會也相應的失去了應有的次序和倫理。這種失序狀態正是目前臺灣社會最大的亂源。


例(3)



1, 享年與得年


人生要走完一甲子,六十年,方才可以稱得上是「享年」,不到一甲子,只能稱「得年」。世俗上說:「人生七十才開始。」大家都以為是「到了七十歲才開始。」其實差了十年。一個甲子是六十年,有六個十年。那麼第七個十年是從六十一歲開始計算。這裡所說的「七十」是說「第七個十年」。所以,「人生七十才開始」是在六十一歲。不是坊間所講的七十歲。


其他如孝男、孝女、設奠家祭,已如前述,不再重複。


例(4)



1, 顏色與禮貌


這一張訃聞全部印成黑色,很不禮貌,也很不吉祥。訃聞是用來告知親朋好友、同事同僚。在代表對方的字眼上,一定要用紅色,以代表對方的生命活力。代表自己的字眼上,才用黑色,代表自己家中有不吉的事。


這張訃聞把「姻、親、戚、友、黨、族誼」字樣印成黑色。是不是想把自己家中所遭遇到的不幸,跟親朋好友一起分享?


2, 家中無序


跟例(2)一樣,子孫的排名沒有高低之分,全部平頭排列,家族輩分的次序也就不見了。


3, 不孝子的稱謂


在這個例子中,出現「不孝子」,一如「孝子」,都是錯誤的寫法。


例(5)


這份訃聞大體上都對,只是在排版上發生了一些小錯誤。這家人的先生過世了,可是他的母親還在世,喪禮是用老母親的名義來主持,訃聞自然也是由老母親出面。這時候,就要老母親「命令」她的兒媳來主持。在這張訃聞中,作「命長媳」就不知所云了。



由於是為兒子發訃聞,在亡者的稱呼上,只能寫「長男賴申助」,不能再加「先生」、「君」之類的敬稱。而且,「君」這種稱謂是日本人的用法,長輩對下輩稱「君」。在臺灣,由於曾經有五十年為日本殖民地,沾染不少日本的習氣。用「君」來稱呼他人,特別是發大批廣告時,用「君」來稱呼收件人,是很不禮貌的寫法。


三、結語


訃聞雖然看起來簡單,有固定的格式可循,可是,由於臺灣一般民眾並不熟悉真正的傳統禮制,只能聽憑葬儀社、禮儀公司的擺布。而各葬儀社、禮儀公司的主事者對於傳統喪禮又似懂非懂,自作主張的做了些更動。看起來,挺時髦的,可是再仔細推究,立即發現其中有許多謬誤。本文用五個實例,一一指陳那些不合禮制之處,以就教於方家。


謝啟: 多承林清泉兄提供訃聞,並賜正一讀,特此致謝。也謝謝杜潔祥兄指正諸多舛誤之處。


參考書目:


孔志明〈朱子《家禮》對臺灣婚禮、喪禮之影響〉高雄師範大學國文教學碩士論文,2008。


朱熹《朱子家禮》,康熙四十年(辛巳)重刻版。


李秀珠〈黃以周及其《禮書通故》中之昏禮、喪禮學研究〉高雄師範大學回流中文碩士班,2008。


林清泉〈喪禮的傳統與演變──以宜蘭地區漢人為例〉,佛光大學生命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4。


文章出處:作者2010/11於首屆海峽兩岸國學論壇廈門篔簹書院發表


 

 
 
今日活動
公告事項
 
© Copyright 2015 中華奉元學會